• 邬达克与诺曼底公寓
  • 嘉宾:王唯铭

    1918年深秋,邬达克来到了上海。想象一下,当他的脚踩在上海码头时的模样。他的头发是凌乱的,他的整个身子是羸弱的,他的眼神是充满了惊慌不安的。同时,他眼眶中却有狂热的光在闪烁,那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邬达克来到了一座他所不知道的城市,“莫名的国土,我来了。”  

     一、上海是幸运的

为什么上海是幸运的?倘若邬达克回到他的故乡,那么后来的美好的一切,全都会消失在时光的虚无的阴影中。 邬达克1918年来到上海以后,进入了克利洋行担任职员。由于天生聪明,才华横溢。一下子被老板罗兰特克里看中,邀请邬达克成为合伙人。但是,邬达克并不热爱罗兰特克里,同样他也不热爱克里洋行,更不热爱上海这座城市。因为他当时人生的全部的唯一的目标就是回到他的家乡——拜斯特尔采巴尼亚。他必须去探望他精神上的永远的动力,心灵上唯一的偶像,他的父亲。他只想着这样一件事,因此他只打算在上海赚上一大笔钱,然后回家。 邬达克的父亲是他的偶像,也是他的精神动力。邬达克在写给他的父亲的信里这么说:“在这里,你只能设计传统风格的建筑,因为任何现代的都会被视为德国的风格。可那样的设计就是自杀。”此话何意?位于武康路淮海中路口的诺曼底公寓就是传统的建筑,但这栋建筑并不是邬达克内心狂热希望塑造的一种理想范型。 但是,历史的前进跟个人命运的发展永远遵循着必然性和偶然性这双重的规律。偶然的事件就这么发生了,邬达克的父亲去世了。父亲愕然去世后,邬达克回到了家乡。但是,奥匈帝国在此时却已土崩瓦解,邬达克所居住的地方——拜斯特尔采巴尼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炮火声中烟消云散,被一个新生的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所吞并了。因此对邬达克来说,家乡依然在,但祖国已经不在了。此时,邬达克对自己说:“我要回到那个陌生的城市,它的名字叫上海。我将在这个城市里做一些事情。” 1922年又一件事情发生了。邬达克找到了一个他心爱的女人,他的妻子吉塞拉,这是一个德国商人的女儿。 这是第一代的新上海人,最早的新上海人。他们结婚了。结婚以后邬达克的才华才开始体现。他设计了他的第一幢房子,邬达克在上海有他自己的住宅。一共设计过四处,这是第一处,在今天的利西路。当年的利西路跟今天的利西路是完全不能比的。这个家有个特点,这个家今天已经不存在了。但这个家有个非常厉害的地方,就是它有一个4000平方米的花园。 这张照片我们的邬达克春风满面,因为他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边上,就是他的太太吉塞拉。自此,开始进入到上海的新生活之中。  

二、邬达克是幸运的

假如邬达克回到拜斯特尔采巴尼亚,也就不存在后面的故事了。但是反过来说邬达克也是幸运的,因为当时上海如果没有进入到它的"黄金10年",那么邬达克在上海,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最多是小有成就,不可能取得如今这般显赫的成就以及他被光荣锁定的一生。 当时,整个上海有两大租界。首先是英美公共租界,其次是法租界。两大租界在完成了各自的扩张后,城市的人员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九世纪末在上海的社会结构中有一个新的群体产生,这个群体叫“买办”。十九世纪末之前的五十年,“买办”在主流意识形态里是被别人所不屑的,但是到十九世纪末,五十年过去以后,“买办”已经在上海被人认为最牛的一个群体了。 上海话说“有腔调”,而“买办”这个群体就是最有腔调的。1912年到1927年,十五年里面上海工业的增长率,每年百分之十五。因此,吸引了大批西方的冒险家纷至沓来。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邬达克到达上海之后,一个新的职业阶层产生了。这个职业阶级有多少人呢?有二十万人。  

、幸运的上海与幸运的邬达克,双向同构投射璀璨的火焰

邬达克在上海留下了许多许多的建筑。有三种说法,首先一种主流的说法是六十三幢,第二种说法是五十七幢,还有一种说法是数以百计。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邬达克为我们上海留下的建筑风格,可以确信为这样几种风格。首先是最多、做的最成熟的风格:新古典主义。第二种,这是他做的名声最响的,但是不一定是留下最丰硕成果的建筑,邬达克的art deco,也就是装饰主义。第三,是现代主义。第四种,邬达克的混合风格。 1924年邬达克设计了新古典主义的诺曼底公寓。在前文提到的四种风格中,这种风格是邬达克留下最多的,但是为什么在世界建筑史上这种建筑风格某种意义上并没有得到很高的评价呢?这里面有一个大的时代背景,这个背景就是当时整个世界建筑掀开了新的一页。现代主义的设计师们开始了一场新的暴动,新的革命、新的视觉盛宴已经产生。因此新古典主义建筑反而在这个时候,在世界建筑史上的评价已经不太高了。 邬达克在设计诺曼底公寓之前,他其实已经有了四个设计。首先准现代主义的美丰银行。其次是位于今天的陕西北路的何东公馆,也就是现在的辞书出版社。随后是中西女塾以及原先位于黄河路,但是以后被拆迁的卡尔登大戏院。1923年,邬达克通过罗兰特.克利拿到了设计诺曼底公寓的订单。一年以后,这栋伟大的建筑耸立而起。在上海的天空下骄傲地俯视着这个世界,俯视着上海。 诺曼底公寓的造型像一艘轮船,有人会感叹邬达克是天才,他怎么能够把这个建筑做成轮船的模样。其实,建筑师之所以要选择一个造型,常常是被平面所决定,有什么平面某种意义上就有什么造型。当时万国储蓄会出钱把福开森路这里的地块买下,买下地块并不好,是一个呈现三十度锐角的地块,而伟大的建筑师,或者说是优秀的建筑师,他的本事就是能根据特殊的平面,做特殊的造型。 邬达克在设计诺曼底公寓时还用了一些心思,这些心思体现在这座公寓的底层骑楼。不同于一般的建筑,他把骑楼的概念放了进去。这体现了邬达克人文主义的精神,他把公共橱窗退了进去,让当时中产阶级以上的市民一边漫步一边可以看见橱窗里面的东西。     诺曼底公寓有两处长阳台。长阳台并不是全部围绕着墙体,中间有一段是断裂的,但是贯通的阳台里面没有任何东西阻挡、阻隔。在立面上长阳台会让建筑的表面显得很丰富。  

四、邬达克为何离开上海

邬达克后来走官方路线,他变成了匈牙利政权驻上海的领事官,但是新的政权却不承认。而邬达克在匈牙利买的地块,新政权也不承认。这两个不承认,让邬达克十分伤心,他遭受了沉重的打击。当时,国内的情况也十分复杂,政治扑朔迷离。当时,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已经开始调查邬达克。到了1945年,租界全部被收回,邬达克看到很多侨民纷纷撤离,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刺激。他预感,国共两党将要进行空前的决战,而无论哪个党派胜利都没有他的好果子吃。于是,邬达克不得不跟上海说再见了。在他临走之前,只有一个人包工头老王知道他要走。 19471月,邬达克突然离开上海,就仿佛他偶然来到上海一样,他把他所有美好的建筑都留给了上海……  


更多活动请关注:“千景旅游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