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品官的南北议和
  • 嘉宾:葛仲然

时间回到1911年12月25日,在细雨中,有一艘英国游轮靠近了吴淞江,当时沪都督陈其美派出了一艘军舰护航。为什么要给它护航呢?因为当时这首船上坐着一位相当重要的游客,这客人就是辛亥革命的领导者孙中山。

当游轮缓缓靠岸的时候,孙中山面带微笑,身着一身黑色西装,在今天黄浦江的江海关码头登陆,码头两岸是等候多时的同盟会的成员,他们纷纷热烈鼓掌:“我们的精神领袖回来了”。登岸后,孙中山坐上了车牌号为167的汽车,前往了当时的哈同花园、也就是今天的上海展览中心就餐,并且在园子里会见了其他同盟会的伙伴。

然而,午饭结束后,孙中山并没有留下来参观园子,而是马不停蹄的前往北京西路1094弄2号。这个房子今天还在,就是陕西北路和北京西路的交汇处,当年是沪军都督外交组长伍廷芳的住宅,孙中山马不停蹄的赶往这里,这是他今天最为重要的一个行程,为了了解当时已经在进行的南北和谈的情况,而伍廷芳正是当时南北和谈的代表。孙中山没有意识到,他这次的到访,给本来进行得非常顺利的南北和谈带来了巨大的变数,甚至让这场和谈陷入僵局。

孙中山.png

南北和谈是1910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的烈火点燃,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大半个中国风起云涌,南方地区瞬间被革命党控制,清朝政府见大势不妙,重新启用了具有军事和外交能力的大臣袁世凯,并且借助着袁世凯卓越的能力,成功阻止了革命势力向北方蔓延。这时候,南北在长江两岸展开了长期的武装对峙,实话实说,南方的革命军武装实力是打不过袁世凯麾下的北洋新军,但是袁世凯想轻而易举的剿灭南方势力,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然而这时外部的列强正盯着中国这只待宰的羔羊,如果长期的内战下去,极有可能引发像1900年那样的八国联军侵华那样的惨剧。所以当时南北双方是很冷静的,就想说能否坐下来谈一谈。但是北方的清政府的几位亲王和大臣他们不这么想,为什么?几位亲王指责袁世凯,这次的和谈为什么要谈,就是因为袁世凯剿匪不力,对南方军队心慈手软。他们拿太平天国运动和辛亥革命对比,认为当年曾国藩都能剿灭那么大的内乱,这次只是两个地方官造反,理应十分顺利。

袁世凯.png

然而拿太平天国运动和辛亥革命来对比是十分愚蠢的,虽然当时清政府不代表先进与文明,但是太平天国绝对是野蛮的,如果袁世凯面对的是像太平天国这样的一群乌合之众,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把他们铲除,但是孙中山和黄兴领导的辛亥革命,至少在名义上是模仿西方的。另外一点,袁世凯自己也清楚,他能够重新被启用,也是因为南方闹革命。袁世凯对上述的亲王回答道:“讨伐政府官吏没问题,但南方军的领导代表的是老百姓,我不能讨伐他们,假如你们不满意,那我就向太后请辞。”他这番言论,弄得两位大臣哑口无言,最后同意议和。

然而,袁世凯首先想到的能代表他的议和代表,便是唐绍仪。那么唐绍仪和袁世凯是什么关系呢,凭什么他能成为袁世凯的心腹呢?因为唐绍仪的老家是今天的广东省珠海市唐家村。唐家村的人都很有时代眼光,他们抓住了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的机遇,纷纷来上海做生意。所以说唐绍仪的堂叔在上海曾经非常知名,就是前颐和洋房买办唐廷枢。他参与了中国第一家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唐绍仪的父亲叫唐绍川,当时在上海做茶叶生意,唐家人认为要给子孙后代谋后路,必须要先学习西洋文化。所以唐绍仪的父亲就叫唐绍仪来上海读书。他们这个形势一点都没看错,过了两年就开展了洋务运动,洋务运动的兴起就需要大量的人才,但那个时候清政府没有人才,怎么办?就从1872年开始连着派了4年、一共120名孩子去美国留学,为期15年。他们就是中国最早一批官派留学生。组织这件事的就是当时的轮船招商局,所以唐廷枢就通过自己的运作,把唐绍仪选为了第三批派去美国留学的代表之一。他当时上的是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文学,早在美国他就展示了惊人的外交天赋,所以他回国之后势头非常顺利,中国极为缺少对外交流的人才,而唐绍仪就满足了这个需求,更重要的是他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一次出使朝鲜的机会,在朝鲜,他认识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贵人,就是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大使的袁世凯,并且成为了他的副手,而且因为一场朝鲜危机和袁世凯成为了至交。

朝鲜危机又是怎么回事呢?

唐绍仪.png

当时,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开始之前,当时的朝鲜还是中国的藩属国,中国是朝鲜的宗主国。日本当时不仅觊觎大清的土地,还觊觎朝鲜的土地。袁世凯当时是在汉城,在日本展现出对朝鲜的兴趣的时候,他几次维护了清政府的利益,损害到了日本人在朝鲜的利益。所以日本人对袁世凯是恨之入骨,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所以甲午战争开战前夕,当时的李鸿章对袁世凯说:我们大清的土地需要维护,朝鲜已经顾不上了,你先撤回来。所以袁世凯就准备从朝鲜回国,而这封电报被日本人截获了,这可是把袁世凯解决掉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日本人决定在袁世凯登船的这一路上,准备将其截杀。而这个消息提前被唐绍仪知道了。他赶紧向当时英国驻朝鲜的总领事朱日理求助,朱日理表示同意:我用英国的军舰接你们。当时袁世凯重病,唐绍仪先接袁世凯到英国领事馆,半夜改装便服,而唐绍仪拿双刀双枪护送袁世凯。而这时离日本人动手只差了10分钟,至此,袁世凯和唐绍仪结了达拜之交,所以唐绍仪成了袁世凯的心腹。于是到了南北和谈的时候,袁世凯想到的第一个能代表他的人就是唐绍仪。而另外一个原因,袁世凯也知道唐绍仪的家在上海,有不少业务,所以他在上海这边也是有很多关系的,而派到上海来和谈,那么这地方就相当于唐绍仪的半个主场,所以我们整个故事就进入了最为精彩的环节,一波三折的南北和谈。

到了和谈的时候是这样,11月26日,袁世凯向南方发电报声明表示想议和,而南方的人也不傻,知道自己打不过袁世凯,而这时袁世凯又提出这样的建议,他们就正好顺势接受,心想战争打响,生灵涂炭,不如学习英国人的光荣革命,不流一滴血,取得革命成功的果实。所以12月6日南方同意和谈,并且提出了推翻清政府、取共和政体、以人道主义对待汉人等和谈纲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12月8日,袁世凯召集唐绍仪以及他的代表团,给他下达了北方的和谈基调:君主制度万万不可变动。然而袁世凯在理念上是支持君主立宪而不支持共和制度的,这是他和南方代表的根本区别,区别就在于当时的清朝皇帝到底要不要退位,而这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场南北和谈一定不会顺利。那这到底要怎么谈?

12月8日,唐绍仪的代表团领命后开始从北京前往上海,12月17日唐绍仪一行人到达上海太湖码头开始为期大约26天的南北和谈,整个周期大概维持了四个阶段,我们先看前两个。1911年12月18日,唐绍仪和伍廷芳各自在公共租界进行了首次会谈,接着12月20日进行了第二次会谈,两次会谈取得了一些共识,比如继续延长停战时间。他们和谈的地方是今年上海公共租界市政厅,整个会场只有两个人被允许发言,一个是唐绍仪,另一个就是伍廷芳,他们各自的代表团员不能和对方的代表团员对话,他们的各自团员只能和己方的代表说话,然后由双方代表沟通意见。这两个会取得了很好的共识,所有的会议记录到最后都是由报纸公开发表的,然而英国媒体公开了一份没有公开的对话,唐绍仪说:就目前而言,共和制度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大家可以发现早年出国留学的唐绍仪受到了西方政治制度的强大冲击,他虽然作为立宪派的代表但是他本质上是想把这个国家谈成一个共和制。然而作为北方代表他并不好实行,所以唐绍仪有着自己的一套外交方法。

唐绍仪定了三个计划,第一步让袁世凯接受共和政体,第二步迫使清政府让步,第三步让袁世凯当新国家的总统。计划是怎么实现的呢?八个字概括:“借力打力,顺势而为”。因为当时除了台面上的南北和谈以外,另一股势力在台面下推动着秘密和谈的进展,这股秘密势力就是军方。12月20日,北方军方代表认为:如果南北长期对峙下去,不是南北分裂,就是永不太平,当断则断。北方势力希望袁世凯当统治者,而南方势力则希望国家是共和制,那么只要袁世凯成为这个共和制国家的元首,那么问题不就解决了?于是军方代表让唐绍仪联系南方的军队来达成协议,经过几次沟通,南北双方在12月20日达成了5项秘密协议,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未来这个国家的体制是共和,另一点就是先推翻清势力的人为总统。

我们分析一下就知道,凭当时孙中山的实力,他当时是不可能推翻清政府的,换句话说,当时整个中国有能力推翻清政府的,就只有袁世凯一个人,说白了,这五条协议定完之后,南北双方的和谈也达成了目的:如果袁世凯赞成共和、推翻清政府,那你就是总统。于是军方代表就北上觐见袁世凯,袁世凯看到这五条秘密协议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袁世凯是个聪明人,南北双方的军方定了这个协议,其实是把他推上了和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一样的境地。袁世凯是个厚道人,他这个时候还认为自己是大清的臣子,这样欺负太后和六岁的小皇帝溥仪,是会被天下人耻笑的,这事他不愿意干。然而在军方的劝说下,袁世凯最终答应了,袁世凯清楚军方让自己当元首是有军方自己的立场,然而他作为一个老练的政治人物,他也清楚不要高估北洋军队对他的忠诚度,不要高估他现在在北洋军中的权利,而黄袍加身这样的戏码,他自己一个人演不出,而现在是军方的人逼着他上位,他不得不上位,最后清帝退位,自己上位,但是必须对清帝那些孤儿寡母厚道,他不愿人前人后站不住脚。所以此时袁世凯被迫接受共和,唐绍仪的第一步计划算是实行了。

但是袁世凯接受了共和,你怎么让清政府接受共和呢?袁世凯很愁。正在这时,11月24日,唐绍仪给了袁世凯一封电报,他给袁世凯提了一个建议说:政体问题可以交给国民会议,唐绍仪说:“现在南方的民意十分强烈全都支持共和,我根本没办法说服伍廷芳接受君主立宪,如果这样下去,谈判就要破裂了,我帮你想了个招,让清政府召集各省的代表,我们开会投票决定到底是支持君主立宪还是共和制。”而且唐绍仪还特意把外国关注和谈的事情也加入电报内容中,说明列强已经承认了南方政府。袁世凯拿了这封电报,立刻找到大臣问了意见,当时的大臣说可以,于是25日上午问太后能否办国民议会,太后也同意。所以26号清政府和袁世凯达成协议:政体问题交给国民会议解决,26日下午,袁世凯电报唐绍仪。此时唐绍仪第二个计划达成一半,他异常开心,27号下午,他私底下与伍廷芳交谈表示:29号我们第三轮会谈时,将要谈到这次的国民会议。

然后就到了第三和第四次会谈,29日和30日。由于这两天唐绍仪认为会谈过程顺利,于是他开始私自和南方代表签订一些协议,虽然只是无关痛痒的一些协议,但是他作为代表没有权利在不向上级汇报的情况下签协议,因此唐绍仪越权了。到了30号,伍廷芳关于国民会议的内容认可了,并且提出了四条办法,但是这四条办法不利于清政府,唐绍仪说他要向袁世凯请示,事情到这里一切顺利。直到12月30日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给此次南北和谈带来了巨大变数,那就是孙中山的回归。

伍廷芳.png

孙中山12月25日回国,他见完伍廷芳后,来到了当时法租界408号、也就是今天淮海中路659弄3号的房子里进行休息,他在这来一共呆了6天,会见了各路政要,然后到了12月30日,南京突然开了个国民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十分开心,就在12月31日出发,到了上海北站、也就是今天的上海站,坐沪宁铁路到南京下关站,就任临时大总统。中华民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诞生了。

然而12月30日,唐绍仪汇报和谈进展的电报和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的电报,同时到达袁世凯的手里,袁世凯心情瞬间大落,甚至愤怒的否决了唐绍仪电报里关于南方代表提出的四条办法,并且认为唐绍仪29号签订的协议无效,越权。唐绍仪进退维谷,只好引咎辞职,袁世凯也接受了辞职。这个辞职表面上是因为越权辞职,但实际上是因为孙中山就任了临时大总统,危害到了袁世凯和南方谈判的利益。由于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新代表和伍廷芳会谈,所以袁世凯就只能自己通过电报和伍廷芳交流。所以本来好好的南北会谈,就变成了电报往来,不得要领。然而和谈之内不得要领,但和谈之外很得要领。

1月1号,孙中山就任大总统这个消息一出,1月2号,直属第一军军团长段奇伟和第二军军团长冯国璋带领北洋军阀四十名干部和将领,联名向皇室表达忠心,表示他们不支持共和,他们只接受君主立宪,恳请转达给南方代表伍廷芳,假若以少数人意见坚决采纳共和,我们将誓死抵抗。而南方军队也认为孙中山的总统位置只能是过渡期,孙中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分量,于是发电报称:只要袁世凯接纳共和,他孙文将立刻辞职,但袁世凯需要到南京来就任大总统。但是袁世凯接到电报后十分愤怒,认为孙中山并没权利当总统和移交总统的位置,于是在1月4号袁世凯电报给伍廷芳表示:“政体问题交给国会来解决。”这件事你们不是已经承认了吗,怎么就突然成立政府了,而且孙文还要驱逐满清政府,这和谈到底要如何进行下去?伍廷芳回应:南方并没有统一的机关,成立临时政府并不为过,而且既然政体要交给国会决定,为何清政府现在还不解散?更何况如果国会把政体定为了共和制,清帝到底退不退位?这时候孙中山认为袁世凯毫无和谈诚意,准备筹措军队执行北伐。

然而此时旁边有人就说:你孙文是自己做了总统,所以就要破坏和谈了?正在这时,外国列强也纷纷表示抗议,孙中山的北伐胎死腹中。和谈已经走到了破裂的边缘,然而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时候还是要唐绍仪出马,唐绍仪虽然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南北和谈的代表,但他还是袁世凯的心腹,只是他们两人政治理念不同,所以唐绍仪私下找了伍廷芳,他和伍廷芳说:如果清帝真的退位,袁世凯做总统有多大把握?于是伍廷芳电报孙中山,孙中山赶紧电报说:如果袁世凯宣布共和,那么临时政府决不食言,孙文可以立刻宣布解职。

然而我们现在看来,其实南北双方意见不同,但都渴望统一,但只有一个人能怔住场子,那人就是袁世凯。所以事到如此,唐绍仪赶紧把这个消息传给袁世凯,而旁边北方的亲信也劝袁世凯当机立断痛下决心。所谓痛下决心,就是让袁世凯不费一兵一卒推翻清政府,袁世凯这人也挺厚道,不到最后一步他也没想要把清政府推翻,但事到如此他也别无他法,他是被逼着走向共和。1月16日,袁世凯奏请太后,让太后尽快决定。太后则说明日就召开御前会议来决定这件事。刚说完,唐绍仪就来请功,但半路上就差点遇到革命党人的暗杀,差一点命绝当场。本来太后还以为袁世凯与革命军勾搭,但一看袁世凯也遭到革命军的暗杀,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御前会议召开前,1月17日,伍廷芳就代表南方军政府发布了和谈的最后五个条件:第一、清帝退位,袁世凯告知各国领事,第二、袁世凯宣布绝对赞成共和,第三、孙文接到各国领事宣布清帝退位的消息后才解职,第四、孙中山解职后,参议院推举袁世凯为总统,第五、袁世凯当选总统后,必须接受参议院所定宪法。这本来是之前的秘密协议,然而现在放在台面上来说也就表示南北要摊牌了,这一摊牌使得满清一些其他势力不满,这些势力组织了一个叫宗社党的组织,控制了紫禁城的禁卫军和亲王敢死队,说只要袁世凯亡大清,大清就要和袁世凯同归于尽。吓得袁世凯赶紧调兵进京,甚至想要在洋人的保护下出走天津,经人劝说才打消了念头。

正在发愁时,1月26日,革命党人又“帮了个忙”,他们用自杀式袭击炸死了这个宗社党的核心人物良弼。于是,在革命党人的干涉下,宗社党其他的乌合之众就散了,因此革命党人没了敌人,袁世凯也没了敌人。于是在1月27日,段祺瑞和冯国璋又联合其他将领向内阁发电报:请立刻采纳共和,以安皇室而安稳大局。而这两人在20天前还声称誓死抵抗共和,但仅仅20天后就改变了想法,由此可见民初的政治局面十分复杂,没有人能长期坚持自己的立场。

袁世凯被逼着走向共和,那北洋的军人又何尝不是呢,事到如此,到了1月28日,太后召开御前会议,1月29日,太后私自召集内阁总理,决定退位。于是2月1日,太后命袁世凯和南方谈条件,大约有四个条件,第一、清帝尊号不废,但是只是以外国的君主相待,第二、清帝暂居紫禁城,日后移居颐和园,侍卫军照常使用,第三、清朝皇室的费用每年400万银元,由中华民国政府支付,第四、清朝的私有财产由中华民国特别保护。

于是,1912年2月12日,清帝下达退位诏书,统治中国268年的王朝谢幕了,唐绍仪的计划达成了,袁世凯也坐上了总统的位置。因为南北和谈,清朝的王室比起中国其他历代王朝的王室都幸运,因为中国历代改朝换代的旧王朝都会被新王朝斩草除根。

但是,这个幸运没有坚持太久,到了1924年,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炮轰紫禁城,20分钟把溥仪赶出了皇宫。让清帝没有想到的是,他虽然把江山交了出去,但是革命党人没有接好班,后面的20年中华民国被捣成了一个漏雨的屋顶,在里面的子民,一天都没安心过。


更多活动请关注:“千景旅游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