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康路的前世今生
  • 作者:傅亮  嘉宾:龚礼

武康路,一头从淮海中路武康大楼开始,另外一头到华山路结束。整条马路呈一条弧线,全长不到两公里,路面不宽,路旁边有不少历史建筑、名人故居,称得上是万国建筑一条街。

武康路上的老房子里故事非常之多。在70多年之前的一个秋天,一阵秋风刮过,武康路上的梧桐树叶一片一片飘落。就在此时,一部法式轿车停在了武康路393号的门口。这幢房子在当时是一个学堂,叫世界小学。车门打开,踏出一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四方面孔、剃一个板刷头、身穿长衫下面一双圆口老布鞋。等了一会儿,车上又跳出来一男孩子,三七开的小分头,身穿西装,脚穿皮鞋,好像一位小少爷。

这个中年男子搀住小少爷的手,一起来到了学堂门口,“啪”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门房间。门房接过这张名片,调过身子奔到校长办公室。校长接过名片一看,惊呆片刻,名片上写了三个字——杜、月、笙。他心想:杜月笙是上海滩(黑道)的一把手啊。这姓杜的今天要到学校里来,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哦。想到这里,校长不敢怠慢,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校门口,拱手相迎。

杜月笙

杜月笙

“哈哈哈,不知杜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来来来,请请请。”

“好啊,请了。”

来到校长室坐定后,校长毕恭毕敬地问:“请问杜先生,今天光临鄙校,不知有何贵干啊?”

“哦,是这样子的。你们这个学校,教育质量非常好,老师非常优秀,我是早有所耳闻。我今天想把我儿子送到你们这里来读书,你看可以吗?”

校长听闻后心想:杜月笙是上海滩的名人,三大之一,号称海上闻人,他把儿子送到我们学校来读书,我们这个学校的身价上去了,我这个校长脸上也多了几份光彩啊。

想到这里,校长是满脸带笑,跟杜月笙说:“哈哈哈,可以可以,杜先生啊,我们一定会照顾好您的小少爷。您看,您的少爷天庭饱满、地角方圆,一定是个可造之材,将来肯定是大有作为啊。”

可惜,这位校长的马屁没有拍进。杜月笙听校长这样一说,便答道:“不要这样,我希望你们把他当普通小学生看待,要严格地对他教育,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更要严格管教。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找我便好了。”

“好好好,杜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照办。”

“好的,那就这样。没啥事情我就告辞了。”说完杜月笙站起来告辞作别。

从此以后,杜月笙的儿子就在世界小学里读书。而这所世界小学又是谁创办的呢——李石曾。

李石曾

李石曾

李石曾,不但创办世界小学,还创办了世界中学,合起来统称世界学校。世界学校教育质量上乘,教师质量优秀,学术氛围浓厚,所以称得上是当时上海滩有名的贵族学校。所以难怪杜月笙的儿子、孙中山的孙子等等名人之后,全到这里来读书。

李石曾不仅创办学校,而且还在此地创办了一个组织,叫做世界社。另外他还创办了一本册子,叫作《新世纪》,成为了中国近代革命的思想武器。

世界学校坐落于武康路,但原先武康路却并不叫此名,而是叫福开森路。那么,这条福开森路是如何而来,为何要叫此名,后来又是怎会改名武康路的呢?

故事要从1941年说起,1941年日本人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随即爆发。在上海,日本人占领了法租界,而汪精卫则趁机宣布“接管法租界”。名义上叫“接管”,实则是卖国求荣,做汉奸当走狗。所以这个所谓“接管”,无论是共产党、国民党、国际社会还是人民大众都是不认可的。这些“不认可”让汪精卫心中不快,但是却没办法。

汪精卫

汪精卫

有天夜里,天色暗淡阴沉,汪精卫一个人躲在湖南别墅中生闷气。雨声落在屋顶上敲打窗户,听到这些声音,汪精卫心中格外烦躁。他就像关在房子里的狗,在里面团团转。一个霹雳下来,把汪精卫吓得浑身一抖,他抬起头来一看,屋子角落里的窗外,好像有着千百双愤怒的眼睛盯着他,张开嘴巴随时随地要将他吃掉。就在这时,有人敲门。汪精卫想;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找他呢?

“谁啊?请进!”

门掀开一条缝,门缝里伸出一个头,戴副眼镜,脸上笑嘻嘻。“汪主席,您还没有休息啊?”

汪精卫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部下,上海市市长周佛海。

“佛海啊,请进请进。这边坐。”

周佛海在沙发上落座,两个大汉奸便开始了密室夜谈。

“汪主席,最近的形势我分析过了,现在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好讲的。快讲快讲。”

“是这样的,汪主席,现在法租界有很多马路都是外国路名,我想把它们都改掉。”

“哦,改路名?那你想改什么呢?”

“我想以中国各地的地名来命名这些外国路名。您看如何呀?”

“改路名?你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

“汪主席啊,我觉得,我们都改了这些路名以后,老百姓看到中国路名就会觉得,我们毕竟是中国人,没有忘记老祖宗的这些地方。这样一来,我们的压力也许会轻点。您说是不是啊?”

汪精卫听后,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便将此事交给周佛海亲自督办。就这样,在周佛海的亲自操办下,这个以中国各地的地名命名外国路名的工作迅速展开。

而毗邻湖南别墅门口,也有一条马路,叫福开森路。为什么会叫福开森路呢?

福开森

福开森

事情要从福开森这个人说起。福开森是一位美国传教士,在1886年来到中国,待了50多年。是个标准的中国通,对中国情况非常了解。而且他会说一口流利的南京话。福开森不仅是一名传教士,还是一位教育家,更是一名古董的收藏鉴赏家。

他的爱好就是收藏中国古董,尤其是中国瓷器。因为中国在英文中叫China,china另外还有一个解释,叫瓷器。所以瓷器是中国的象征,是中国文化的象征。福开森非常喜欢中国瓷器,他在北京时,便经常到琉璃厂和古玩一条街去晃荡。

古玩一条街上有家古玩店叫珍宝斋,老板姓杨。这天杨老板正在忙进忙出,招待客人。这时来了一位中等个子,高眼睛高鼻子,两撇又浓又粗的胡子的老外。虽说是老外,但他头顶西瓜皮帽,身穿长袍,下面一双老布鞋,却是一副中国绅士的打扮。这个老外不是别人,正是福开森。福开森来到这个珍宝斋,人还没进来声音先进来了。

“杨老板,生意兴隆生意兴隆啊。”杨老板抬头一看,原来老主顾来了。

“福大人您来了,多久不见了,小的给您请安了。”

“诶,不要客气,今天有什么好东西,拿来给我看看。”

“福大人今天您来着了,昨儿个我近了一批好货,要不,您开开眼?”

“诶,不要啰嗦,快点拿出来拿出来。”

福开森心急,让他快点拿出来。杨老板赶紧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竖瓶子。摆在靠近门口的柜台上。福开森一看,确实是好东西。这瓶一丝一丝亮,特别红。在太阳照射下,晶莹剔透,红光闪闪。正是郎窑红。当时,江西的瓷器分官窑、民窑两种。官窑以当地官员的姓命名,这个官员姓郎,所以叫郎窑。郎窑红也就由此而来。官窑和民窑不一样,质量上乘、且在数量方面严格控制。随着时间的推移,官窑的瓷器只会就越来越少,因此显得非常珍贵。

福开森一看非常喜欢。马上问杨老板价钱。杨老板知道福开森出手大方,从不还价。于是这只郎窑红便以两千块大洋成交。

瓷器包好之后,福开森便喜滋滋的回去了。几天之后,福开森的一位朋友前来拜访他。懂得古董的福开森,自然是要把郎窑红拿出来,在朋友面前显摆显摆。

然而这位朋友仔仔细细鉴赏后,却皱起了眉头,说道:“哎呀,福大人,我说这个东西是个赝品啊。”

“啊?赝品啊?你不要胡说八道,再仔细看看。”

“我仔细看过了,它是个仿制品,不过仿制的水平非常高。”

福开森听后火冒三丈,拿起东西便奔至杨老板处,把这“郎窑红”往柜台上一摆,嚷着要退货。杨老板听闻后也不生气,非常爽快了把钱退还给了福开森。

后来,福开森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那位朋友设的圈套。这个朋友知道这个郎窑非常珍贵,便和杨老板商量。待福开森来退货时,不要多啰嗦,马上退给他。到时候,他会再多加五百大洋买下来。所以杨老板在福开森来退货时,才非常爽气地把钱退了。

知道中了圈套的福开森懊悔不已,对这个朋友也是恨透了,跟他恩断义绝,永不来往。后来他从北京来到南京,待了十几年,南京话说的十分流利。

此时,清朝洋务派大臣盛宣怀,在上海督办南洋公学。南洋公学是上海交大的前生。由于缺乏管理人才,又正好打听到福开森这位教育家在上海,便聘请他担任学校的监院,相当于现在的教务总长一职。

福开森担任教务总长后,发现学校门口没有马路,全是野田,老师学生进出不便。他就拿出了自己的薪资,造了一条土路。这条土路刚建成时是一条烂泥路,也没有名字。

后来法国人想扩张底盘,和上海宁波同乡会发生冲突。福开森积极出面调停,调解结果也使双方满意。法租界公董局为了感谢福开森,便将这条烂泥马路冠名为福开森

到了1943年,福开森老婆去世,他收藏的中国文物古董,也统统在战火中毁于一旦。福开森无奈,只好带着子女乘上了美国运输战争俘虏的轮船返回美国。临走时,他手扶栏杆看着中国大陆,泪眼婆娑,只看到中国大陆离他越来越远。福开森虽然走了,但曾经以他名字命名的福开森路却永远留在中国上海,这条马路就毗邻湖南别墅的门口。

汪精卫想到浙江省武康县有座莫干山,那里风景秀美、环境优雅。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曾到那里度蜜月,上海滩三大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夏天也经常到那里避暑。汪精卫本人也去过几次,对那里印象不错。他觉得莫干山环境氛围和武康路相似,莫干山就是大自然中的武康路,武康路就是大城市中的莫干山。从此福开森路更名为武康路,一直用到现在。哪怕在文化大革命,大兴改名风中,武康路也没有改名,而是一直沿用至今。

武康路上有不少历史建筑名人故居,武康路393号便是其中一桩。这幢房子在李石曾创办世界学之前,人们称之为“黄公馆”。为什么叫“黄公馆”呢,那是因为中国民主革命先驱,黄兴曾经居住在此处。黄兴是辛亥革命仅次于宋中山的二号人物,因为打仗勇敢,一直冲锋陷阵,人称大将军。

在辛亥革命胜利成果被袁世凯窃取之后,黄兴受到通缉,不得不流亡日本。直到袁世凯死掉之后,黄兴才从日本回到上海,但由于多年奔波,是他得了不治之症——肝癌。1916年10月30日,黄兴因肝癌引发并发症引起消化道出血,在家中不幸去世,年仅42岁。

正因如此,李石曾在这里办过学校、文化组织,充满了浓浓的书香气,也是当时中外交流的场所。世界大文豪萧伯纳就曾到这里来过。这位英国的文学大家,一生写过51部喜剧四部小说,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然而,萧伯纳在平时却是个风趣幽默平易近人的老头子。有次有位文学青年,喜欢写作却写不好,所以东抄西摘,凑成一篇文章。他自己看非常得意,就拿给萧伯纳看,萧伯纳看了以后就一边看一遍脱帽。青年奇怪,问他为何边看边脱帽。萧伯纳表示,他有个习惯,他看到熟人要脱帽致敬。你这篇文章熟悉的人太多了,所以要不停脱帽。

萧伯纳

萧伯纳

萧伯纳在1933年2月10日乘坐大不列颠皇后号来到中国上海,当时宋庆龄、蔡元培等人到轮船上去迎接他。因为宋、蔡等人创办的中国人权保障部门,将接待萧伯纳作为一次重要的外事活动,想依靠大文豪的名声来扩大自己组织的影响,打击日本法西斯。上了轮船之后,宋庆龄与他开玩笑:“萧伯纳先生,您真是好福气,前两天我们上海一直是大风大雨,今天就放晴了,所以您一来就看到了太阳”。萧伯纳笑道:“不是我有福气,是太阳有福气。他能够在上海见到我。”随后众人哈哈一笑。

宋庆龄蔡元培萧伯纳鲁迅合影

宋庆龄蔡元培萧伯纳鲁迅合影

鲁迅

鲁迅

宋庆龄与蔡元培商量,萧伯纳既然是世界大文豪,那就应该与中国的大文豪鲁迅见见面。于是,在宋庆龄、蔡元培的安排下,两位大文豪在武康路393号的房子里见了面。两位文豪相谈甚欢,交谈完毕后,萧伯纳与众人一起漫步武康路,看到这条非常漂亮、且富有诗意的马路。萧伯纳大发感慨:“到了这里,以后不会写诗的想要写诗,不会画画的想要画画,不会唱歌的会唱歌了,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的确,这条浪漫又富有诗意的武康路便是对上海这座拥有先进文化的城市的生动解释。它也将跟随上海这座城市,一同流芳百世。


更多活动请关注:“千景旅游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