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戒》与湖南路262号
  • 作者:傅亮  嘉宾:龚礼

一座老房子,自然让人向往它曾经的富丽堂皇,一条老街道,也自然让人青睐它营造的风花雪月,不过,老房子里的人和事,却浸透了人间的悲欢离合,而老街道上的景与色,更饱含了世道的翻云覆雨。

话说50年代初的一个春天,暮色中,吹来的风有些微微凉意。湖南路上,一个步履蹒跚的中年女子,正轻轻叩击着紧挨湖南别墅的一栋楼房的房门。

“哦,是阿姨呀,您好!”开门的人一看,来者是住在隔壁的那位阿姨。至于这位阿姨的身份,谁也不清楚,大家只晓得:能住在隔壁湖南别墅里的,一定很有来头。

贺子珍.jpg

贺子珍

来人正是贺子珍,毛泽东的第二任夫人。这位当年在井冈山上追随毛泽东叱咤风云的女中豪杰,尽管刚刚人到中年,两鬓却已染上了层层银白。1954年,贺子珍从前苏联回国就医,就在组织安排下,寓居在湖南别墅这栋住宅之内。

贺子珍在此深居简出,过着低调的日子,平时出门,遇见邻居,她总会友善地露出微笑。左邻右舍虽然吃不准她的身份,但都挺喜欢这个和气的神秘人物。当时,有居民喜欢养鸽子。有一次放飞鸽子,不料那只领头的鸽子好几天也没回来,从此失踪,孩子们都很伤心。

贺子珍也听说了这件事,今天,她就是又一次前来问询的:“你们家的鸽子,回来了没有呀?”

看见主人失望地摇头,贺子珍也心情沉重,她一边告辞离开,一边喃喃自语:“是呀,是呀,它,不会回来了......”

贺子珍与李敏

贺子珍与李敏

晚年贺子珍.jpg

晚年贺子珍

这真是触景生情,很真实地反映了晚年贺子珍的心境。新中国成立了,革命成功了,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毛泽东,与他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当年的革命伴侣,如今已经相隔千里。每当女儿李敏从北京回来,告诉她许多有关北京和毛泽东的事,她就听得特别仔细,有时还会刨根问底。每逢毛泽东托李敏有书信和礼物带回,她就特别开心。就这样,她在湖南别墅这所花园住宅中一住就是30年,生活孤寂而又漫长。而在高高的院墙之外,人们却还是觉得,这里的人、这里的故事,还是那样的神秘。

湖南别墅,确实是出了名的神秘!这幢典型的“深宅大院”,从大门口一眼望去,里面的别墅深藏不露。厚重的深黑色铁门总是严丝密合,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气息。

其实,这幢建筑的神秘之处,主要在于它几十年里接纳的神秘住户。80多年来,先后入住此宅的几批不同的主人,都是与近现代中国命运息息相关的大人物,其主人的更迭,折射了一段微缩的中国近现代历史。

    让我们来看看这栋远近闻名的建筑——湖南别墅,它位于湖南路与武康路交界处,建于1931年,属欧洲独立式建筑风格的花园别墅,是上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典型的西班牙式独立花园住宅,该建筑为歇山式屋顶,壁炉烟囱高高耸起,人字形山墙构成南向和东向的主立面,楼层与假三层分别为双柱式平拱敞廊与平拱窗,比例尺度精巧,与石砌墙柱形成对比,整幢建筑显得气派豪华。

    湖南别墅的建造者,是英商锦隆洋行的一位大股东。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建起的这栋美丽的住宅,却在今后的几十年里,给这座城市,留下了众多神秘的故事!

1943年春天的一个夜晚,湖南路上,阵阵吹来的风还是有些刺骨,只见一路上都是警察和便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湖南别墅门前,更是戒备森严。从黄包车、小汽车里下来的男男女女,个个行迹神秘,匆匆就往别墅里钻。

原来,湖南别墅刚刚迎来了它的第一个知名住户——周佛海。

周佛海

周佛海

     周佛海,是中国近现代重要的政治人物,一生经历了“三变”。他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为建党的一大代表之一,三年后却脱离了共产党,摇身一变,成为国民党高级官员,抗日时期是汪精卫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的领导人之一,被视为汉奸。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周佛海看出日本气数将尽,就再一次变身,与重庆的蒋介石政府暗中联系。1945年,日本投降后,周佛海作为汉奸被解送到南京并被宣判死刑。到了1947年,还是蒋介石专发特赦令,以他在日寇投降前后保护京沪杭一带秩序有功为理由,将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

就是这位“汉奸市长”,当汪伪政府在日寇操纵下宣布接收法租界后,从外国人手里买下了这幢别墅,作为他在上海的官邸,今天,迁入新居的周佛海按照惯例,又一次在湖南别墅里举办一次小型聚会,作为一个常规的社交活动。

当蓝调的爵士乐在客厅中响起,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凑到了周佛海身边。他就是周佛海的部下、汉奸文人胡兰成。

胡兰成

胡兰成

“兰成,看你这兴奋的样子,怕是又有了什么好点子?”周佛海凭着对部下的了解,不由随口调侃了一句。

“正是,周市长。”没想到胡兰成真的开始了侃侃而谈,“市长,您看,您的府上,如今已经成为上海滩的政治与文化中心,这花园内,花木葱郁,一年四季,枝茂叶繁,十分清新怡人。难怪吸引了八方雅客,来此雅集啊!”

周佛海故意显出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兰成,马屁少拍,有屁快放,哈哈!”

“周市长,您迁入新居快半年了,只是如此美妙豪宅,该有个封号才是啊。”

“哦,你说得也对,那你说说,这里,该叫个什么?”

“周市长,您是湖南人,这个院里,又颇有湖南桃花源的兴味,我看,就叫它湖南别墅,如何呀?”

“哦,不愧为才子,湖南别墅,名副其实,好名字呀,就这么定了!”周佛海开怀一笑,当即拍板命名自己的住宅为湖南别墅。

胡兰成又进一步建议:把“湖南别墅”门前的居尔典路,也随即改名为湖南路,周佛海也同意了。

“兰成,听说你太太也是上海滩名声很大的作家,是吗?”

“回周市长,我太太名叫张爱玲,是个写小说的。”

“真是郎才女貌、夫唱妇随啊!”周佛海乘着高兴,对胡兰成说,“以后,请你带着太太一起来参加聚会,你们夫妻,要常来坐坐。”

张爱玲和胡兰成

张爱玲和胡兰成

    就这样,胡兰成和他的夫人张爱玲,就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女作家,成为了周府的座上宾。张爱玲就是在湖南别墅里,听到了中统利用美人计,派遣美女特工郑苹如刺杀汪伪要员丁默邨的传奇故事。张爱玲记住了这个凄美的故事,但没有立即动笔。30年后,张爱玲在海外写出了这段当时“绝密”的事件,她把女刺客郑苹如改名王佳芝。又过了50年,李安导演根据这部小说,改编拍摄了红极一时的电影《色戒》。

郑苹如与丁默邨

郑苹如与丁默邨

    现在,我们来讲讲当年郑苹如刺杀丁默邨的故事。

日伪时期,汪精卫政权在当时上海极司菲尔路(今万航渡路)76号设立了特工总部,主任丁默邨是原军统第三处处长,在汉奸李士群撮合下投靠日伪,破坏抗战。为此,国民党中统上海潜伏组织负责人陈果夫的侄子陈宝骅,决定抓住丁默邨好色的弱点,施“美人计”除掉这个敌伪特务头目,便派出年轻貌美的郑苹如执行这个计划。丁默邨本是个色中饿鬼,见到如花似玉的郑苹如,自然是喜出望外,而郑苹如则将计就计、投其所好,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不时恃宠撒娇,与丁默邨时断时续,若即若离。一时间,把丁默邨的心挠得痒痒的。

中统见时机成熟,开始了第一次刺杀行动,由郑苹如请丁默邨到她家作客,中统在郑家附近安排了狙击手。然而丁默邨诡计多端,当他的轿车快到郑家时,却突然改变主意,掉头离去,计划遂告失败。

一不做、二不休,此时中统上海区的负责人换了张瑞京,他重新策划第二次“刺丁”,他安排郑苹如以购买皮大衣为由,想把丁默邨诱杀在西伯利亚皮货店。岂料就在此时,张瑞京却意外被汉奸李士群识破而遭逮捕。张、李原有一番交情,当张瑞京向李士群和盘托出“刺丁”计划后,不料却正中李士群下怀,原来丁默邨得势,李士群心有不满,早想借刀杀人。因此,李士群没有阻止这个中统的刺杀计划,而是装糊涂,想看一出好戏。为防消息泄漏,他先把张瑞京保护起来,而中统上海区这边,虽然张瑞京几天没有露面,但一切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状,于是,中统仍然按原计划,照常执行计划。

1939年12月21日,丁默邨在沪西一个朋友家吃午饭,他打电话邀郑苹如前去参加,郑便赶到沪西,陪丁默邨直到傍晚。这时,丁默邨说要去虹口,郑苹如却故意撒娇,要丁陪她去南京路,于是两人同车而行。

当汽车开到静安路、戈登路(今江宁路)西伯利亚皮货店时,郑苹如突然说天气太冷,提出要去买件皮大衣,并要丁默邨同她一起下车,帮她挑选。

丁默邨的职业反应是:到一个不是预先约定的地点,停留不超过半小时,照理说是不会有危险的。他心想:郑苹如执意要他同去,不外乎是想乘机敲他一笔竹杠。于是他便随她下车,走进了皮货店。

正当郑苹如假装挑选皮衣时,丁默邨却突然发现,玻璃橱窗外,有两个短打衣着、形迹可疑的人,正向他打量。凭着职业感觉,他发现情形不对,便从大衣袋里摸出一迭钞票,向玻璃柜台上一掼,说:“你自己挑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急转身向外跑。

此时,徘徊在店外人行道上的中统特务,没料到丁默邨会不等皮衣挑好,就突然冲出店来,因此稍为踌躇了一下,竟让他冲过了马路。丁默邨的司机见他狂奔而出,就马上发动了引擎,开好了车门。

“砰、砰、砰!”当中统特务的枪声响成一片时,狡兔般的丁默邨早已钻进车内,拉上了车门,子弹打在防弹车门上,他毫发无伤,扬长而去。

中统的第二次暗杀行动,也告功败垂成。但年轻的郑苹如却不甘心,她觉得在这次行动中,自己并没有暴露,因此心存侥幸,决定深入虎穴,孤身杀敌。于是她身藏一支布朗宁手枪,再次联系丁默邨见面,准备伺机下手,但她哪知老奸巨猾的丁默邨早已布下罗网,等她上钩了。因此,事发第三天,当郑苹如驱车到76号要见丁默邨时,就被丁的亲信林之江扣住,缴了械、上了铐,她被关进了76号阴森的囚室。

    面对审讯,郑苹如断然否认她与中统的关系,只承认暗杀丁默邨是因为她不甘被玩弄。丁默邨虽然恼恨郑苹如参与对自己的谋杀,但又着实迷恋她的美色,因此他并没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想关她一阵子,再把她放出来。但丁默邨的老婆赵慧敏却悄悄找到林之江,并对他面授机宜,于是,1940年2月,一个星月无光的晚上,在丁默邨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林之江从囚室里请出郑苹如,谎称丁默邨找她,汽车七拐八弯,来到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郑苹如连中三枪倒下了,死时年仅23岁。

    在此事件后,丁默邨被排挤出76号特工总部。抗战胜利后,他被南京国民政府逮捕,于1947年2月在南京被枪决。在郑苹如被杀后,也有一种说法流传出来———她对丁默邨真的动了感情,因而在皮草店里的关键时刻情不自禁,暗示丁默邨有危险,让他得以逃脱。这种说法,被张爱玲在小说《色戒》里强化,并被演绎到了李安的电影中。

色戒.jpg

色戒

影片色戒

影片色戒

    刺杀日伪特务的故事,虽然没有发生在湖南别墅,但张爱玲确实是从这里获得了创作的第一手素材。1945年,抗战胜利,湖南别墅也为国民政府所接收,用于军统局一个下属机关当办公场所。1946年起,作为“中国新社会事业建设协会”总会会址,该会前身是1945年在重庆成立的“人民行动委员会”,这两个组织,都是由蒋介石授意军统局牵头,串联起青、洪帮等全国性帮会组织,是军统特务的外围组织。

邓小平(左)和陈毅(右)合影

邓小平(左)和陈毅(右)合影

    解放后,湖南别墅被收归国有。陈毅时任上海市市长,工作千头万绪、日夜操劳,为了让他有个安静的家,有关部门把已经改为市委小招待所的湖南别墅,分给陈毅和邓小平两家暂住。一开始陈毅坚决不同意,说住在大汉奸住过的房子里,心里别扭。邓小平则劝陈毅说,陈老总啊,现在这里已经是政府的招待所了,性质不一样了,等有了合适的房子再搬吧。经邓小平这么一说,陈毅才答应了。当时邓家住在二楼,陈家住在一楼。陈毅入住后,国民党特务曾阴谋行刺,根据这段惊险曲折的故事,后来还拍了电影《陈毅与刺客》,一代共产党领袖人物,在湖南别墅里留下了运筹帷幄、笑迎危机的风范。

     湖南别墅最后一位重要的住户不能不提,她就是故事开头说到的贺子珍。她在这幢充满情殇的深宅里,孤独地渡过了30个春夏秋冬,1984年4月,贺子珍在此告别了人世。

一晃30多年又过去了,但湖南别墅还在,它依然是“市委招待所”,继续和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相关联。但它还是那么安然、神秘,可望不可及。在历史沧桑中数易其主,如今在风雨中让世人不禁唏嘘。居住过的那些人,那些故事,其实就是上海曾经经历过的血与火、泪与笑,这座神秘的老房子,见证了上海的沉浮跌宕、荣辱兴衰……

这真是:深宅豪门多惊变,乱世血雨看凶险。梧桐难掩沧桑事,情殇不了叹世迁。


更多活动请关注:“千景旅游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