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 详细介绍

位于徐汇区汾阳路64弄10号,原法租界毕勋路毕兴坊10号,爱国人士谢旦如的私宅。1932年,瞿秋白夫妇曾在此处居住。

瞿秋白夫妇

1931年,瞿秋白被解除职务后,化名林复,搬到大西路两宜里一个工人聚居区生活。当年4月,因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瞿秋白进行转移,先在夫人杨之华亲戚家住了一晚,次日至愚园路树德里茅盾家。但因为茅盾家就一个三楼大厢房、瞿秋白夫妇躲藏不易。

经茅盾介绍,瞿秋白夫妇自1931年起,先随谢旦如家一起,住在紫霞路68号。为了保护家人,谢旦如连自己的夫人钱云锦也不告诉,就说自己的一位文友林先生因病需要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随后便同夫人一块儿去说服老母亲,说是准备将自己家里的客房租出一间去挣几个零花钱。

1932年一·二八事变发生后,谢旦如和瞿秋白两家就从南市迁居到法租界毕勋路毕兴坊10号。谢家住在二楼,瞿秋白夫妇住在三楼。那时正值谢旦如母亲故世不久,一楼还设有灵堂。谢母的丧事,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象亲人一样帮助料理。来往的亲戚,对这位房客——“林家嫂嫂”颇有好感。灵堂、来往的亲戚,对瞿秋白夫妇的隐居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

瞿秋白在毕兴坊居住期间,坚持不懈地从事文学著译工作。据《瞿秋白年谱新编》统计,他在这里写了论文《上海战争和战争文学》,通俗说唱《英雄巧计献上海》等,以及讽刺国民党反动派投降政策的杂文《新英雄》等等。同时,他重新校阅了茅盾的著名长篇小说《子夜》的修正稿,写了评论茅盾的中篇小说《三人行》的论文。在翻译方面,他翻译了卢那察尔斯基的剧本《解放了的唐吉坷德》。在此期间,他因病累交加,曾咳血数次。

瞿秋白夫妇在毕兴坊随谢旦如家住了五、六个月。直到5月末,中日签订了“停战协议”后,瞿、谢家又迁回了南市紫霞路老宅居住。1932年12月11日,时任全国党团书记的陈云从谢旦如家接走了瞿秋白夫妇,送至更隐蔽的地方。瞿秋白夫妇在谢家两处住宅一共住了一年零七个月。据杨之华回忆,瞿秋白曾说:住在谢旦如家这一年多的日子里,是他一生中最平静、最舒心、最安逸的日子。

搜 索